分卷阅读49

+A -A

    天音”...他心想:“又是一个被天音惹到的家伙...”

    木槿一缓缓开口说:“说吧,你想要钱还是要权,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希望你以后别再去骚扰天音.....”

    对方讥笑的说:“你觉得钱能打发我吗?”

    木槿一没有感情的说:“那天的事,我不追究你,那天你对天音做的事,我也不追究你,我承诺你,没有任何人会报复你...拿了你想要的东西,就走吧。”

    对方歇斯底里的大喊道:“我既不要钱也不要权,我要天音去死!!!”

    木槿一:“抱歉,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木槿一感觉那人慢慢向他靠近,然后扑到他面前,对着他的胸口吐了一口血。他感觉到温热的血黏答答的浸泡在衣服里,他微微起伏的胸膛还能感觉到血液的温度。

    “木槿一....你看看那些人,都是我的噩梦....而你...是我噩梦中的噩梦....你他妈的真让我绝望!!!”

    ——绝望吗?

    ——这样啊....

    ...

    那人死了,木槿一却总感觉胸口的那块炙热的血迹还未擦干,他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卫廖看着他说:“胸口痛吗?”

    木槿一说:“不...很热...”

    卫廖将他的手拿开,木槿一又把手放了回去,卫廖说:“你这样睡觉会做噩梦的...”

    木槿一回答说:“不会...”

    卫廖点点头,然后起身打电话说:“医生,他最近跟我说的话越来越多了,我问他什么,他也都会回答我,是不是...他已经开始恢复了?.....嗯....是的....是....哈哈,那太好了!”

    第二天,木槿一坐在轮椅上要求卫廖带他去喝下午茶,还会自己主动吃东西,卫廖摸着他的头说:“多吃点...我梦中的你可比现实中的你,有肉多了...”

    第三天,木槿一带了假肢站在窗边,卫廖一时间看傻了眼,连忙跑过去拦过木槿一 的腰说:“膝盖会痛吗?别站时间太久...什么时候....呵呵,这..太突然了...我以为你不喜欢这条假肢....”

    木槿一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说:“它...很好,就像真的一样...”

    卫廖高兴的抱住木槿一说:“是的,就像真的一样...”

    第四天,木槿一拄着拐杖一个人走到小木屋,然后在里面睡着了...卫廖赶来时,见到木槿一睡的安详就没有叫醒他,抱起他回到别墅。

    第五天,木槿一没有醒... 卫廖有些着急却又不忍去叫醒他。

    第六天,他依然没有醒... 卫廖唤了医生,医生们说了什么,卫廖抱起木槿一开着车急急忙忙的奔向城市。

    第七天,木槿一没有了呼吸... 就在看护病房,死的悄无声息....

    卫廖一夜间头发花白了许多,他靠在墙上双眼无神,最后哽咽的为木槿一办身后事。可是尸体被弗雷特的当家人木槿一的祖父,命人直接带走了。

    卫廖无奈只好弄了衣冠冢,衣冠冢下葬时,卫廖看见了另一些人,是夔逸和廖宇笙。

    卫廖看见他们为陈梁立了墓碑,气愤的指着夔逸说:“如果没有他,木槿一也不会死!”大家将卫廖拉开,夔逸说:“抱歉,犬子惊吓到您的爱人...我们也很愧疚...”

    之后,卫廖找了几次夔逸麻烦,搞到最后他自己都觉得挺无聊的,一个人回到山里的小木屋,他躺在小木屋的床上,回想着木槿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定向直播(总攻np)-v文凌辱人妻壮受(H)尚家的护卫奴-v文月下缠绵娶个将军生孩子-v文你一三五,我二四六行军令关河别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