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2

+A -A

    恐怕就是这些老百姓了。
  韩青盯着赵润安半天,赵润安都没有回答。韩青冷笑了一下,“我懂了,恕我先行告辞一步了。”韩青说完就和赵润安两人摆了摆手走了。赵润安看着韩青离开的身影,对着自己的手下挥了挥手。赵岩眼睛瞪大想要把人拦住,但是人还是领了命躲过赵岩追着韩青出去了。
  “你这是要做什么?”赵岩对着赵润安喊了出来。赵润安只是淡淡的看了赵岩一眼,“他知道的太多了。”赵岩忽然觉得自己不认识赵润安了,“你,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心狠手辣了。”其实赵润安只是派人出去盯着韩青,不要把不该说的话说出去,但是见到赵岩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自己,忽然就不想解释了,若是枕边的人都无法理解自己,自己还有什么可以解释呢。
  赵岩看着赵润安这幅样子,一挥袖走了出去。赵润安靠在椅子上,感觉自己好似又中了当初中的毒,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韩青这头一时冲动离开了赵府,他知道了楚哥儿今日遭遇的事,竟也是那些人安排的。韩青只有一种浓浓的无力感,自己能赚钱又能怎么样呢,自己酿出来醋又能怎么样呢,最后不也还是被上位者玩弄在手掌中吗?连自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韩青狠狠地用拳打向旁边的墙。
  等到韩青一路走到自己家里的时候,便冷静了下来。既然自己已经被卷入到这些事里了,既然这些人拿自己和楚哥儿当玩物一样折腾来折腾去,那也别怪他了。
  韩青在门外站了一会才进到铺子里,大壮这个时候正跟着乐哥儿忙前忙后,穆哥儿不知道去了哪里,韩青在前面晃悠了一会就去了后院。楚哥儿这个时候也睡醒了,正在院子里洗着他们两人换下来的衣服。见到韩青进了院子抬起头和韩青笑着打了个招呼,韩青眸色深了深,上前接过楚哥儿手里的衣服,“我想吃你做的面了,你去给我下份面去,我来洗。”
  楚哥儿点点头就起身去了后厨,“韩大哥,要放醋吗?”
  “要!”
  韩青把两个人的衣服洗完的时候楚哥儿也把面做好了,韩青自己却没吃多少,逼着楚哥儿吃了不少。楚哥儿皱着眉看着眼前的碗,“我吃不下了。”韩青接过楚哥儿吃剩下的,自己两三口给解决没了,楚哥儿看着又红了脸,韩青抬头用手给楚哥儿擦了擦嘴,“笨蛋。”
  ☆、第33章 【倒V章 】
  关于赵润安和他说的那些事情,韩青并没有和楚哥儿讲,他不希望楚哥儿卷入到这些事情中来,即使他们已经避不可免的参与了进来。
  晚上韩青躺在床上很久都没有睡,他本无参与这等事情之意,奈何这群人居然把把事情引到了楚哥儿的头上,就由不得他出手了。
  第二日楚哥儿还在睡的时候韩青就出了门,买完了笔墨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也不见别人,楚哥儿不知道韩青在做什么。但是看着韩青严肃的样子只以为韩青是在做什么要紧的事,自己也不去打扰,还告知穆哥儿他们没事就不要来找韩青了。
  就这样三天之后,韩青终于从他房间里出来,当下就叫上楚哥儿回了村子。谁都不知道的是,在韩青离开镇上的时候,被派来保护韩青的人拿着韩青给的密信,交到了被派来盯着韩青的人的手上。
  这头楚哥儿还在纳闷韩青为什么忽然领着自己回了村上,那头收到信的赵润安面色大变,“备马,即刻启程去京城。”
  有些人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失败,完全是源自于自己当初当做玩物一般的人。
  韩青抱着楚哥儿看着路边已经绿油油的菜地,想着自己送去给赵润安的东西,只望凭他微薄之力,早日换取一个安稳的盛世江山吧!
  当然这一系列的事情已经和回到韩家村的韩青和楚哥儿没有一点关系了,楚哥儿想回去种家里的几亩地,但是韩青怎么都不让楚哥儿再去地里干活,直接把地卖给了赵阿麽家。楚哥儿虽然不太乐意,但是还是听了韩青的话。
  韩青虽然不让楚哥儿去地里,但是家里还是有不少事要做的。韩青没打算让一个天然宝库般的后山,只用来长酸果。韩青领着楚哥儿每日去山里找一些山野菜,吃着味道好的,就腌起来一部分,送到镇上铺子里一部分。
  原先不被人在意的野菜,竟也成了铺子里卖的比较好的菜。楚哥儿挑着好吃的,在自己家后院的小菜地里也种上了一些。韩青完全不惦记镇上的事情,也不去联系赵家,仿佛和赵家断了联系一般。就连别的人也是这样想的,平白为了韩青挡去了不少麻烦。
  只可惜这种日子没过多久,韩家就又有新动作了。原因无二,赵岩的酸果,弄来了。
  因着地域性差异,赵岩早就在冬日的时候在南方包了几片山,在冬天刚过的时候就把酸果种上了。那里的温度正好在雁门镇酸果刚刚生长的时候就已经长成了。
  韩青看着赵岩运来的几车酸果,也开始考虑起来扩张的问题了。这么多酸果酿起来,韩青和楚哥儿两个人真的是一点都忙不过来。赵岩打算开阔的是整个天朝的市场,除非分裂出几个韩青和几个楚哥儿,才能满足赵岩的需求量。
  韩青和楚哥儿连续酿了三天的酸果,楚哥儿就有点受不了了,韩青考虑了一下还是只找了赵阿麽和王大阿麽来帮忙。同时韩青已经打算把醋的方子转让出去了,他和楚哥儿真的是吃不消了,而且这醋给他惹来多大的祸事,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地很。
  韩青想到的快做的也快,自己也不去镇上,就让黑衣人把赵岩找来了。只是赵岩出现在韩青面前的时候真的是把韩青吓了一跳。赵岩的样子就像是遭遇了天大的打击,浑身都是酒气,整个人都是一副颓废的样子,而且进来的第一句话居然就是让韩青收养他一段时间。
  韩青看着自家里数不清的酸果,又看了看眼前的酒鬼,很是怀疑这些赵府送来的酸果到底是经过的谁的手。只是赵岩这个样子,哪里能谈的了生意。韩青叫来黑衣人,想让他去找赵润安,哪里想到黑衣人竟说赵润安已经离开赵府了,现在是太子的入幕之宾。
  韩青听后震惊了一下,入幕之宾?不会是他想的那种吧!
  完全不用韩青套话,赵岩抱着韩青就是一顿哭,把事情都交代了个一清二楚,赵润安不知道得到了什么东西,连夜赶去了京城,和赵岩断了联系,等到赵岩去京城找到赵润安的时候,赵润安竟然已经成了太子的公子,也就是男宠一流。
  赵岩哪里相信赵润安能做这种事情,但是偏偏是赵润安亲口告诉的他,他们是兄弟,他真正爱的人一直从始至终都是太子。
  赵岩心灰意冷之下就回了雁门镇,韩青找他的时候他刚刚从京城回来。

   
 御宅屋最新地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穿书之性福炮灰-v文与狼同眠古代生活记事重生之重回80年代末世农家乐[重生]穿越小哥不好惹[重生]丑哥儿种田记捡个田螺带回家苗安的种田生活我在现代做厨子[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