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A -A

    就可以动工了。

    席末跟着李国栋去了他介绍那几家小建材店面,这些县城店面的小老板都是和李国栋熟悉的,大家看起来像是有过不少交易往来。内行看门道,席末不是内行人,大家都是熟人,左右他也亏不了多少,付了定金,店面老板就派绿皮卡车满车的将水泥钢筋石子拖到了金花村。

    要修建壁炉烟囱,李国栋直言他自己对这种北方的特有室内建筑不熟悉,席末明白,他还是恳请让李国栋找了个北方老工匠,席末给的工资不低,一天一百,还有三餐伙食,外加承包了老工匠的来去车费,那老工匠就二话不说的来了席末家。

    工程一动土就引起了整个金花村的围观和热议,大家无非就是吃饱了没事干。李国栋一个队伍有十一个人,加上老工匠就有十二个人,材料备齐的境况下,院墙修建的速度快如飞。席末让人在自己的屋里修建了一个浴室,带着浴缸和马桶的那种。然后在修好的那面院墙边上还修建了一个公用的卫生间,贴了瓷砖,装了窗纱,安了一百瓦的电灯,老人喜欢极了。

    排出去的水直接流到后面的桃林,席末还在桃林里挖了个大坑,用来蓄水。老工匠带着两个人在屋内造壁炉,多数时候都是在一边指挥,不过一般都是他打好底子,然后再让其他人跟着上。席末为了这些人三餐问题还专门找了个烧饭的人,是从乌山村请过来的,一天开了八十的工资。队里人本村的人也有会烧饭的,席末也没想着要请本村人,免得引起以后的麻烦。张奶奶每天的事情就是帮着烧饭的人择菜,偶尔还帮着打打下手。

    席末趁着这点闲暇,就跑了几趟县城,租用了一间农贸市场的大仓库,租期是一年,他定了不少蜂窝煤,到最后要不是黑蛟提醒,他恐怕真的是要引起别人的注目,哪有南方人夏季之前短短十来天就收购两万多吨的蜂窝煤。暂时停下了大量蜂窝煤的举措,席末开始订购铁制品,铁锅,铁炉子,刀具等面面俱到。

    为了不让人注目,席末这次聘请了两个货管,专门给席末收货,至于席末隔天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货物收进芥子,是两个货管都管不了的事情,他们的任务

    35章三十五

    四月的最后一天,江夜鸣连夜赶回来,席末的院墙在短短十天已经起了一面。

    江夜鸣对着三米多高的院墙呲牙,有这样败家的吗,这是院墙吗,这是城墙吧,以后凭两人的修为还怕在末世活不下去。

    “席末,你这是要修建城堡吗?”江夜鸣伸着细瘦的手,指着三米多高几尺厚的院墙问。

    席末手里还提着江夜鸣的行李箱,听到江夜鸣这么询问,笑道:“不,这只是院墙,我还让人修建了壁炉,我们进屋看看,快完工了。”

    江夜鸣对着答非所问的某人无言。江夜鸣进屋就看到了堂屋的大壁炉,捅破屋顶的烟囱,还有即将埋进墙壁的暖气通道。

    “怎么样?这样好不好?我还想在屋顶上倒上水泥,然后再加一层隔热层。”席末拉过别扭江夜鸣,拉着他坐到长凳上,掀开桌上的布笼罩,江夜鸣爱吃的红枣炖排骨就煨在小铁炉子上。

    “啊啊,席末,你个坏人。我管你怎么折腾,反正花的不是我的钱,我才不心痛。还有,这么烫,怎么吃?坏人坏人!”江夜鸣咽着口水,还不忘指责席末。

    虽然这汤很热,但是还是被某个馋的不行的人几下子就祭奠了五脏庙。江夜鸣吃了排骨,喝了甜汤,最后还是就着咸菜啃了两个大馒头。汤里面加了人参须根,还有几样温性的药材,江夜鸣喝出味道了,他知道席末这是为他好,他就没多问。

    席末房间的浴室是修建好了,但是还不能用,江夜鸣气呼呼的瞪着席末:“你怎么不早点修建,要不然我现在就可以在里面洗澡了。”

    席末无奈:“我这不是把事情都凑合到一起了么,也没考虑那么多,过几天不就可以用了。我给你造了个楠木的浴桶,你要不要?”

    江夜鸣听后万分高兴,一把抱住席末挂在了席末的身上,像是一只无尾熊,“嗯,喜欢喜欢,席末你最好了,我要浴桶。”

    席末抱住了江夜鸣,就着这个姿势就带江夜鸣进了芥子。黑蛟对于江夜鸣的出现表示了很大的不满,这里本来就是私人领地,席末没跟它知会一声就带着陌生人进来,太不尊重它了。

    江夜鸣对芥子起先是有点恐慌的,熟悉的又陌生的场景似乎将他的灵魂撕裂,带他走进了上一世席末的葬身之地,也是他自己的灭亡之地。

    席末看见江夜鸣白着一张小脸,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便抱着江夜鸣进了青砖屋。江夜鸣看到墙上的八卦图,脸色就更白了,细瘦的手指抠进了席末的肩膀,颤声道:“席末,我不要在这里,我我要出去。”

    席末这才发觉江夜鸣的不对劲,闪身就带着他出了芥子,回到了房间。席末发现江夜鸣额头的细汗,还有哆嗦的唇,立马把江夜鸣放到了床上,手撑在了他身体的两边,一低头就吻住了江夜鸣,直到江夜鸣收回神识,才放开,退后,“夜鸣,你看,我们都是好好的,已经没事了,没事了,没什么好怕的,你看我已经结丹成功,那个真人也自食其果,永远只能躲在炉鼎里,就算他出来了也奈何不了我。夜鸣,别害怕,这一世我才是芥子的主人,你不要怕好吗?”

    江夜鸣眼里的泪在打转,搂住席末的脖子,手还不停的捶打着席末的肩背,“你就是坏人,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我不喜欢那里,就不喜欢,那里让我想起了不好的事情,你死在那里,我不要你死啊。”

    “我是坏人,不喜欢就不喜欢,我不会死的,真的,现在我有无穷无尽的命数,不会死。”席末捧着小孩的脸,直直看着小孩泪蒙蒙的眼。

    “呜,那里有那个坏真人,他要你的血和躯体,被和尚打败了,我求了和尚好长时间,灵魂快要被芥子的灵气稀释完,他才答应扭转芥子的乾坤。还有那只坏蛟龙,他还想吞噬我的生魂,里面都是坏人。”江夜鸣一边说一边哽咽,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席末闻言脸变得极其阴冷,他忽然就想起了前世熊涛对他的所作所为,还有黑蛟对他说的片面之词,紫阳真人的引他入瓮,果真如江夜鸣所说的的那样,里面还真的是没有一个好人。

    席末俯下身,紧紧抱住瘦弱的江夜鸣,暗沉的道:“夜鸣,你想报仇吗?”

    江夜鸣顿了一下,

    -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御宅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穿书之性福炮灰-v文与狼同眠古代生活记事重生之重回80年代末世农家乐[重生]穿越小哥不好惹[重生]丑哥儿种田记捡个田螺带回家苗安的种田生活我在现代做厨子[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