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A -A

    揉腿。苗安便去厨房烧热水洗漱,锅里要放桃枝,煮出来的水是淡淡的棕色,还有草木的清香。

    洗漱之后,又换了一身新衣服,三个人在院子里的供桌前叩头,拜神祈福。吃完饺子,三人准备出门。开门的第一件事便是放爆竹,爆竹声后,碎红满地,灿若云锦,称为“满堂红”,带着喜气洋洋的,三人一起出门拜年。

    第28章 拜年

    拜年的第一站自然是隔壁的隔壁——秋文家。

    秋文今天穿了一身红色的棉衣,既精神又喜庆,却没有丝毫俗气的感觉。秋阿么的衣服虽然也是红色,却没有那么鲜艳,恰到好处地凸显了他这个年纪的沉稳和蔼,见到他们一家人,乐呵呵地招呼他们进门。

    对门的桌子上摆了一盘瓜子,一盘糖块,是为来拜年的人准备的。都是熟人,悠悠也没有客气,抓了一把瓜子放进兜里,却没动糖块,秋阿么不禁觉得奇怪,悠悠便张开嘴给他看自己缺了好几颗的牙。

    “阿么,悠悠正在换牙,就不让他吃糖了。”苗安摸摸悠悠的脸道。

    “小孩子嘛,都爱吃糖,换牙有什么关系?”秋阿么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当然有关系,吃太多容易有龋齿啊。苗安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说:“糖在嘴里化来化去的,怕他的牙长不齐。”

    秋阿么点点头表示理解,想当年秋文换牙的时候他也操碎了心。

    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聊了一会儿家长里短,期间秋阿么还认真仔细地问了苗安和莫肃的婚后生活,拉着苗安的手问莫肃对他怎么样,如果受到委屈跟他说云云,最后还是秋文看不下去了,制止了自己阿么的唠叨。

    秋阿么不好意思地笑笑:“你看看,上了年纪就爱唠叨,总之,你们好好相处,早日生个娃娃出来。”

    苗安对于秋阿么的关心很是感激,可一说到生孩子心里又有些犯怵,莫肃则是郑重其事地对着秋阿么表决心,一定会努力让苗安尽早生娃。那个表情,怎么说呢,苗安总觉得屁股开始隐隐作痛。

    从秋文家出来的时候,苗安忍不住松了口气,生孩子的话题真是太羞耻了,再待下去他就要落荒而逃了。

    接下来,秋文和他们一起,去村长家拜年。路上遇到的人脸上都洋溢着轻快的笑容,熟悉的不熟悉的,见了面都会打个招呼,就算是平时有些矛盾的,在这一天就算不能笑脸相迎也不会针锋相对。

    因为去的人很多,他们在村长家就待了一会儿,转而去了张书家。没错,不是张猎户家。年前,苗安要进山的时候张书就在准备提亲,很快就把人娶进了门,苗安还约秋文一起去看看新夫郎来着,可后来要卖春联就把这事儿给忘了,正好趁今天这个机会满足一下好奇心。

    去的时候,张书夫夫俩恰好拜完年回来,热情地招呼他们进去。张书的夫郎叫顾云,说起话来温声细语的,爱笑也容易害羞,不过和苗安秋文聊得却很投机。

    经过与张夫郎的初步接触,苗安忍不住思考自己是不是太脱线了,秋文已经是个比较与众不同的哥儿了,结果自己比秋文还要强势,哥儿的话,应该就像顾云这样温柔吧。

    想了想自己娇羞地问莫肃要吃饭还是要吃自己的情形……苗安打了个寒战,搓了搓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拉倒吧,自己绝对做不来,又不是土生土长的哥儿,而且这得说是原则性问题了吧,毕竟自己之前作为一个男人,都是被教育如何保护别人,现在要柔弱起来真是做不到。

    “怎么了?冷吗?”莫肃见苗安哆嗦了一下,摸摸他的额头关切地问。

    苗安摇了摇头,冲他笑笑,示意自己没事。反正莫肃喜欢的本就是原来的自己,想到这儿,他忍不住抓过对方的手,轻轻捏了捏。莫肃对他的一时兴起毫不在意,只是宠溺地看着。

    见这边粉红泡泡乱飞,秋文默默地扭过头去,结果那边张书和顾云也正浓情蜜意,秋文只好把正在嗑瓜子的悠悠拉过来搂着,一个人在心里泪流满面,呜呜,这世道,不成亲的还能混吗?

    拜完年,大家各回各家吃午饭,至于大伯家,苗安一开始就没打算去,且不说前有他们一家来亲宴上蹭吃蹭喝的事,后来还有苗勤坑莫肃的事,他不想大过年的去找气生,而且他敢肯定大伯也不想见他,光那一亩地就够他们心疼好久了。

    下午,悠悠和二胖在门口堆雪人,笑声穿透力极强,都能荡进苗安待的屋子里。

    “莫肃,我们也去玩儿吧?”苗安忍不住道。

    莫肃瞥了他一眼,带着点嫌弃,继续看手里的书,“不去,你都多大了。”

    多大了不能玩啊?苗安撇嘴。或许是这个时代成亲早的缘故,才二十岁就都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原主才十八,搁在现代要么上高中要么刚刚步入大学吧,正是充满青春活力的时候啊,就算自己,也刚刚二十嘛,而且从来都没有尝试过在雪地里狂奔的感觉……越想越觉得忍不住,苗安扔下一句“那我去玩了”就欢脱地跑了出去。

    莫肃看着他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眼神却无半点不耐。

    出去的时候悠悠和二胖已经堆好了底座,充当上面身子的雪球也已经滚得差不多,见苗安参与先是惊讶,接着便是欣喜,儿童特有的声调极高的欢呼声震得苗安耳膜疼。

    有了苗安这个“大小孩”的加入,效率明显提高,雪人的身体很快堆好,几个人又找来树枝石块做它的手臂和眼睛,苗安还从秋文那里讨了块不用的布做围巾。

    看着门前这个面带微笑的“门神”,苗安作为创造者之一,摸着下巴觉得很满意。突然,他感到脖子一凉,手伸进去,抓出些还没被体温融化的雪,那边悠悠躲得远远的,冲着他得意的笑。

    哼,小样,你哥虽然不能亲自打雪仗,可也是看了好多年,纵览全局的人,战略战术什么的,看我不虐得你服服帖帖的。

    苗安抓起一把雪团成团,对着悠悠就扔了过去,这一举动反而让悠悠受到鼓励,连二胖也加入进来。寡不敌众的苗安干脆把秋文拉过来,一起“欺负”弱小。

    正玩儿得嗨皮,远远的便看见田生过来了。今天的他穿一身灰色棉袍,换成了黑色夹袄,鼻子被冻得红红的,却依然带着灿烂的笑容。

    “苗安,我来拜年了。”田生拱了拱手道,又对着秋文傻乎乎地笑。

    秋文记得他,也回了个笑脸,对方却像受到了惊吓,接着从脸红到脖子,弄得秋文有点儿不知所措。

    -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御宅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穿书之性福炮灰-v文与狼同眠古代生活记事重生之重回80年代末世农家乐[重生]穿越小哥不好惹[重生]丑哥儿种田记捡个田螺带回家我在现代做厨子[美食]穿越之种田打脸两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