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回魂重历(1)-宇渡(或许无聊但请务必阅读的背景章节)

+A -A

    云芸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噩梦,梦中自己是一个小学女生,家庭幸福美满,却一夕之间家破人亡,落入魔掌,无力反抗。还有先后强行贯入体内的两根木棍,仿佛疼痛犹在。

    好在,一切只是一场梦。

    她想她当真是被那梦魇住了,不然梦中的一切断不至于那样清楚而可怖,梦里的她也不至于浑噩到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

    她的意识渐渐回笼,心神渐渐清醒,也渐渐觉出不对来。真正的梦境在意识恢复后是不该记得如此清晰的,仿若亲历……可不就是亲历!那根本不是什么梦境,那是一项任务,或者说一项课程,一项用于学习的简单的学员任务。

    那么,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云芸这样想着,却又很快被另一个问题冲散、替代:真正的梦境应该随着意识的清醒而快速模糊淡忘,那么,任务中那些恍如真实发生的“春梦”呢?

    寒意自心底袭来,云芸想要逃避此时袭来的恐惧,意识再次模糊起来。忘记一切,一切就不会发生。云芸是什么?自己又是谁?

    激灵灵的一个寒颤电流般游走过云芸神魂,她记起自己曾经承诺父母,永不或忘自己名字——无论任务中,还是现实里——他们甚至不强求她思考自己是谁抑或来路归途,她又怎么可以不做到?

    她是谁?她是云芸,云初和初芸的女儿。

    他们一家人生活的地方叫做“宇渡”,这并非一个国家的名字,甚至不是指一块大陆抑或一个星球,而是一个以保持各个平行世界的平衡稳定为己任的位面控制世界。一个高于其他绝大多小世界的存在,也有些老人习惯称宇渡为一个中世界或者中宇宙,不指大小,而指等级,诚然,宇渡当然比绝大多数小世界大得多,甚或,那些小世界本就是她的一部分。

    在宇渡,穿行于各个位面间执行任务的穿越者,被称为“渡者”,为各个陷入麻烦的界面摆渡领航,挽救其于危难,乃至渡向光明的彼岸,为了这一使命,宇渡人天生拥有比其他界面的凡人悠长得多的生命。

    云芸却不是真正的渡者。在宇渡——对她而言的现实世界中——她的本体按年龄算是一名中学学生,却只能参与非常简单的学员任务。真的,非常简单,简单到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延续原主的平静生活,每天穿白衣蓝裙的水手校服上学放学,等待毫无痛苦的寿终正寝抑或中途退出。没有变故,没有波折,只有平静——可耻的,连小学生只怕都不屑做的幼龄学员任务。

    但却是适合她的任务。很难说,现实中的她的脑袋是不是比任务中的、封存了记忆的小学生甚至学龄前儿童更为灵光。她不但欠缺知识,而且乏于常识,简而言之就是无知。

    事实上,她的记忆仅仅从几个月前开始,再之前的记忆,则是一片空白,不是记不清,而是不存在。数月前,她便如刚来到世间没多久的幼儿般,仅余极简单的语言能力,四肢不调,跑都跑不快,且体弱多病。简而言之,一无是处。

    也是从那时起,云芸明白她的父母其实是爱她的。他们位高权重,却放下所有工作陪伴她,利用手中特权强行保留她渡者的资格,一次又一次的陪着她进行从幼儿园到小学的学习过程,以一种几乎是鼓励她“不求上进”的态度:记不住没关系,留级更没关系,被同学笑话?咱们可以转学嘛。反正不管穿越到那个世界,云芸都像是长不大的小豆丁。户口本瞒不过了?咱们换个世界从头再来,反正云芸忘性大,学什么都像是新的……

    他们那样爱她,于是云芸困惑,为什么她的脑海中会冒出“其实”这个词汇,那么,“本来”她又是怎样以为的?每每想到此出云芸便觉头痛,只得放弃。何况她很愿意相信父母一直这样爱她。既然他们绝口不提她的过去,她便当那不存在好了。

    然而既然身为渡者,就会保留学籍,穿越时更是需要各路工作人员服务。慢慢恢复着语言能力的云芸渐渐听得懂同学们的耻笑、工作人员的私语,明白自己究竟有多么的“一无是处”。知道父母是位高权重的所谓上层阶级也是从他们这里,他们说,如果不是这样,云芸不会得到这样多的机会,实则没有人真正对云芸说清她的父母究竟是何等样人物。

    渡者拥有几乎是异界凡人十倍乃至数十倍的悠长生命,却也有着相对缓慢的生命周期,为了穿越平行界面时概念的统一,宇渡的一年有三千多个日子,虽仍旧分十二个月,每月却又三百余日,上中下三旬个一百余天。虽不及天上一日地上一年那样夸张,宇渡的一年却也定寻常小世界的十年,即使有些小世界记年较长,通常也越不过宇渡,于是,宇渡人难免自视颇高。

    宇渡的学制与多数科技发达的异界凡人大抵相同,涉及各个界面知识的繁重课业使得学生无暇他顾而相对单纯,成年之前缓慢生长的生理因素也制约了宇渡人的成熟速度。然而毕竟实质上经历更多岁月,且宇渡人自认智力发展更为优越,因此相较于异界凡人,宇渡同龄人的心智理当更成熟稳重些,自然有资格扮演远超自己年龄的凡人。

    有渡者潜质的人自进入小学开始通常已经在执行各种穿越任务,并在任务中迅速学习成长。而渡者潜质不够优越的人则慢慢被淘汰,作为普通人去生活。当他们成年,如果不能从穿越任务中汲取能量,就会慢慢变得如小世界的凡人般加速老去。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去做些“辛苦”的非正常任务,苟延残喘般活得更久一些,然而大多数人却宁可少活些年以换取舒坦的日子。

    如云芸这般,根本已经失去成为渡者的资格,她早该被淘汰去做宇渡最底层的普通人,不再执行穿越任务,做些其他小世界凡人那样的活计,以比渡者快得多的速度老去。那么按照宇渡历,大约二十几岁年纪,她便会垂垂老矣,成为一名老妪。云芸从那些私语中知道,在宇渡的上层社会,这几乎是绝无可能发生的事,因为渡者的潜质绝大部分由天赋之力决定,古时候看血统,现今说基因,简而言之,是天生的,不可动摇,除非是发生了“天罚”。

    云芸尚且不懂“天罚”是什么,只觉得生老病死平常事,没有什么可惧。

    不是没有人来劝,劝她的父母放弃云芸,不要占着优质资源幻想云芸能够恢复。奈何她的父母不肯,哪怕要“犯众怒”。犯便犯了,何况父母是为她,天塌了,自然由她顶着——云芸自己都不懂哪里来的这种笃定——左右除了父母之外,这世间,云芸也并不认得其他人。然而却似乎有很多人认得她,比如那些私下里说她遭了天罚的同学们,又比如,家中的仆佣和……她的小妹。

    她知道自己是有那么一个妹妹的,虽然她们几乎没有什么接触的机会,事实上,她连学校都很少去,绝大部分时间,她都在父母的陪同下身处于穿越世界当中,带着本体记忆或者是封存了记忆一切从零开始,穿梭于虚拟的世界或者是真实的世界。宇渡已经具备了在一定的基础上构建虚拟世界的能力,而当条件成熟,那些虚拟世界甚至有转化为真实的可能,而在那之前,控制虚拟世界的宇渡掌权者,就好似神一般的存在。

    不止一次,云芸发现她的小妹妹远远注视着她,目中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云芸不是不愧疚的,因着她的缘故,父母必然对妹妹疏于照料。哪怕小妹看起来比身体孱弱到据说都有些疑似发育倒退的她还要大些,事实上小学都还尚未毕业,顶多十岁左右年纪。母亲却对她说,不要顾及妹妹。她可以不顾及这世间所有已经不存在于她记忆中的不相干的人,却怎么可以不顾及小妹,毕竟是自己家人,她见之便自然觉着亲切,哪怕不记得。

    思绪神游到此刻,云芸终于忆起此时状况:他们一家所在的任务出了问题!

    这是一次虚拟世界的任务,一切都是事先安排,本应最是妥当。再过不多久,不必等她此次小学毕业,他们一家便会自动退出而由他人接手那一家人的人生——哪怕虚拟世界,也需要遵守基本规则。

    而现在,父母因死亡而提前退出,自己这样的状况,应该也是在神魂回归本体的路上。云芸不由一阵心悸,她记起了离开前那个可怕的清晨和那两个男人的话,然而她毫无办法,她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神魂何去何从。何况她必须查知父母安危,哪怕现实中等着她的是龙潭虎穴。

    以云芸匮乏的知识、常识,乃至想象力,自然难以了解,这世上有些事物,或许比所谓龙潭虎穴还要可怖。

    作者有话说:私以为架空文最麻烦是世界的构建,一次罗列出来简直如说明书般恐怖,后边我尽量将它们有趣味性的陆续间杂推出。



推荐阅读: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快穿】高潮不断青楼骚货养成日记老师很温柔(h)快穿之名器尤物(高H简繁)穿越白富美,哥哥皇叔爱不停(繁体版,限)淫欲转学生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
 漫画站 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