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极乐梦魇(4)-浅穴(限)

+A -A

    丢掉莫名其妙的敬畏心,他又是那个无法无天的马陆了。

    “谢了啊,老刑。”

    轻佻的口吻之后自然是更为轻佻的举动。

    马陆蹲下身,双手落于云芸颈项,双眼倏地睁大。

    愈发强烈的敬畏感袭上心头,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心底同样强烈的渴求。

    指端传来的触感没有半丝女子特有的滑腻感,同看起来一样,如婴孩般生涩柔嫩,触之,足令人心尖生出甜软明净。可马陆却觉得双手有如被磁石吸附,片刻不愿脱离,仿佛这婴儿般的甜软明净正是自己内心一直渴求的。

    他的双手顺着颈项滑下,手掌附上少女尚未隆起的胸部,却不若想象中平板,而是柔柔软软的一片,不禁细细摩挲起来。

    仅仅是简单的抚触,马陆的心底竟似熨帖成一汪水泽。

    云芸却只觉得微凉的触感在身上游走,仿佛有虫爬过。

    她并非厌恶身前的人,她根本不知道身前是谁,只是天生不喜欢与人有肢体接触,或者说,自有记忆以来。

    这样的接触总令云芸不由自主的瑟缩,重历记忆的神魂无法控制过去的身体,可云芸那刻失魂的身体却仍凭着本能瑟缩了。

    指尖传来的瑟缩惊醒了马陆,他惊觉自己竟在不知不觉间被这假扮纯净圣洁,实则肮脏下贱的丫头勾引了!

    男人大抵是这样,为自己厌弃的女子动摇了心神,必然认定是那女子使了下作手段。

    马陆此时便是如此,他相信自己方才一时心笙摇动,定是因为这出身云端的下贱丫头身上藏着什么能迷人心智的秘辛。就像初见时纯净飘渺的圣洁少女形象一般,不过是惑人心智的手段。

    这样想着,马陆手中摩挲不停,唇角却挂了恶意的笑。果然,柔软胸部的蓓蕾之下藏着小巧的硬块。马陆一手抵住云芸背部,一手猛力按揉起蓓蕾下的硬块,疼得少女嘤咛出声。

    “席少说得对,龌龊的东西就该有龌龊的样子。这里这样平可不像话,且让小爷我替你好好揉揉。”

    说着,揉弄得愈发起劲。云芸本就身娇体弱,骨骼更是娇小,马陆一只大手足以将她两只未发育的乳儿罩得密不透风。

    “单是揉怎么够,我来帮你。”

    斜刺里突的伸来一只手,推开马陆半只手掌,捉住露出的一颗蓓蕾,狠狠拧了下去,云芸的嘤咛声果然愈发清晰起来。

    手的主人名叫牛丕,同马陆一样,也是镇日混在席青身边,与马陆关系素来不错,旁人戏称他们为牛头马面,此时自然无所顾忌。

    此时他也同马陆一般,胯下支着高高的帐篷,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嬉笑。

    马陆看也未看牛丕,意见却是积极采纳。揉捻、剐蹭、抠弄,二人捉着云芸小小一对蓓蕾,竟是玩出诸多花样。

    只见原本色泽浅淡如半透明粉晶般的一对蓓蕾,这一会儿功夫便充血泛红,且肿胀挺立起来。

    突的,牛丕低下头,对着一颗蓓蕾狠狠吮吸啃咬起来。

    云芸本就觉得胸腔肿痛难捱,此时尖锐的痛楚更让她的身体难以承受。失去神魂的躯壳发不出言语,只一径含糊不清的“啊…啊…”惨叫着。

    原本空灵的声音变得哀婉而凄惨,听在经了季敏儿的前戏而欲火中烧的众人耳中,却只觉得是因着二人的玩弄,云芸早已伺候惯了男人的淫荡身子终于起了反应,正呻吟着求他们狠狠蹂躏她呢。

    听着云芸的呻吟,牛丕早已把持不住。也不打扰马陆,他松开口中蓓蕾,转到云芸身后,扒开娇嫩的股缝,没有任何扩张或润滑,就那样直直的冲了进去。

    “呜……舒服!”

    本以为经数百人玩弄过的小穴定然早已松垮,谁知却是这般紧致。分明紧致的跟雏儿一样,却又极为柔软。

    完全没有以前玩弄紧致后穴时难以进入的微痛感,牛丕轻而易举便顶了进去,内里却是极紧极暖极舒服,这才叹息出声,险些同席青一般,立时便射了。牛丕动了起来,缓慢的,享受的。甬道内壁柔软娇嫩如丝绒,毫不干涩,却原来越娇软的小穴也越脆弱,早在牛丕一冲之下就已撕裂流血。

    牛丕舒服到叹息,云芸却是清清楚楚惨呼出声。

    “啊——!呜嗯……”

    惨呼未半,却被堵回了口中。

    原来是有人接了席青的班,在云芸口中宣泄着积存已久的欲望。那些欲火未息的家伙已然围拢了来,他们可还记得,这丫头是要为他们这一屋子人败火儿的。

    马陆也不再磨蹭,掰开云芸双腿,同样没有半分前戏的挺身而入。

    入口紧窄干涩,马陆心下诧异,这花穴分明伺候过许多男人,怎还紧窄如处子,又干涩如稚童,仿佛不知人事一般。

    紧接着他便发现,那甬道虽又紧又窄,却同样柔嫩非常。紧致,却无半分阻力,马陆轻轻松松入了进去,唇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他已经能够想见自己将迎来怎样的销魂感受,这丫头说不定当真是云端特制的一件尤物。

    然而,未几,即将浮起的笑容僵在了马陆脸上。

    云芸的前穴不但窄,而且浅。

    马陆的欲望堪堪进入一半,就卡在了当中。

    因与期望相差甚远,马陆一时憋红了脸,竟不知如何是好。不是没玩过尚未发育、身嫩穴浅的雏妓,可那都是洞开了宫腔子一并耍的,哪像眼前?

    正要不管不顾横冲直撞一通,一只手落在马陆肩上。原来不知何时,老刑排众而入,来到马陆身旁,出言指导道:

    “你把她的腿拢起来试试。”

    马陆从善如流,立时将云芸莹白稚嫩的双腿拢到一处。那双腿同样是纤细羸弱的样子,却胜在娇柔,做花穴甬道的延伸再合适不过。

    只是这一拢腿,后方菊穴也跟着一紧,牛丕猝不及防,终于将强持多时的欲望宣泄在云芸体内,他待还要再来,却被近旁看出端倪的损友七手八脚拽起了身,由旁人占了他先前位置。

    那人不等牛丕遗下的白浊流出,就急急的将自己早已愤张多时的欲望顶入紧致的菊穴中。他比牛丕年长,那物事也更加黑硬粗长,然则有着云芸的血液与牛丕白浊的滋润,加之云芸身子实在幼嫩,竟也不费力的挤入那紧小的菊穴。

    男人发出满足而舒服的叹息,被侵犯的稚弱小穴是否被撑开了每一个褶皱,进而沁出更多血来,不是他该关心的,云芸越发苦不堪言。

    早在牛丕初初进入身体,云芸心底那些似曾相识的,因席青的侵犯而冒出的,恶心、厌恶、痛苦、悲伤、绝望等等情绪,便愈发强烈的蒸腾开来。

    及至菊穴内满溢了牛丕的白浊,云芸身体与神魂更是排斥得厉害,再次无法遏制的反呕起来,直搅得那刚刚侵入她喉中,尚未开始动作的男人发出阵阵喘息。

    这次不必老刑说话,抱臂立在一旁席青将云芸情态观察得一清二楚,嗤笑道:

    “这贱丫头,只怕心里真是嫌弃、恶心咱们呢。”

    侵入菊穴与口腔的两人都已开始动作,各自销魂得紧,均未把席青轻飘飘的一句话听入耳中。

    刚刚拢好云芸双腿的马陆却是听得分明,他眼底划过一抹厉色,说话却还是吊儿郎当的调调:

    “恶心?嫌弃!咱们还没嫌弃她脏呢。”

    话落,托起云芸腰身与腿弯,先前卡在半途的欲望猛然再次挺入。深红粗长的肉韧顺着云芸合拢的双腿挤入中间花穴,一冲到底,重重撞上花心宫口。

    “呜——!”

    云芸正被另一肉韧肆虐的口中溢出一声哀鸣,显是痛得狠了,一时竟停了反呕。

    马陆喘息道:

    “嘿,原来不但脏,还是个贱骨头,说不准,还就是没喂饱的毛病。”

    眼见着云芸喉头又要反呕,马陆再不拖延,大力律动起来。听到随着他的律动传来的近乎啜泣的哀鸣,马陆颇为得意的勾起了嘴角。

    粗硬的物事仍是只有一半能进入花穴,另一半则由云芸并拢的双腿间的嫩肉包被、摩擦。花穴浅窄,马陆有意去撞那花心令云芸难过,自然再容易不过。

    马陆心道:老刑这办法恁地好用,这丫头大腿内侧根部的皮肉白皙粉嫩,竟不比一般雏妓的花穴差到哪里去。

    穴内甬道虽紧窄干涩,内壁却极柔软细致,如朝露洗过的牵牛花瓣一般,正因干涩,把马陆吸附包裹了个严实,随着他的拖曳一同蠕动,退出时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内壁随着欲望的抽出而外翻。如此软嫩细密的温暖体验,当真令马陆舒服得紧,仿佛回到了最原始的出生之前所居的母体中一般。

    渐渐的,马陆忘记了教训云芸的初衷,一意满足内心的渴求。

    不再有着意的磋磨,取而代之,是肆意的驰骋。马陆以几近失控的力道一次次狠命撞击花心,仿佛想将之击碎到达彼岸。

    甬道内渐渐湿润,却非情动的爱液,而是紧窄与干涩造成摩擦过剧,娇嫩的内壁红肿破皮,自然沁出液体来,是夹着血丝的皮下的水分,马陆却只觉得肿胀与濡湿令得穴内更紧、更热、更舒服。

    随着马陆的撞击,云芸的平坦的小腹一次次微微突起,进而痉挛。她已然既不反呕也不呻吟,只剩下急促的喘息,额头与脊背冷汗涔涔,眼角也沁出泪来,形容甚是可怜。


推荐阅读: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穿越白富美,哥哥皇叔爱不停(繁体版,限)【快穿】高潮不断青楼骚货养成日记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老师很温柔(h)淫欲转学生暖暖的奇迹穿越(简繁/快穿/游戏系统/H)
 漫画站 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