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沉沦】(第十九章)

+A -A

    第十九章:异状(下)高达刚回到客栈,便看到黄佑隆与一名女子在客栈内聊天,黄佑隆一见到高达回来,连忙站起来奇道:「高兄,你不是在赵府参加宴席了?这么快就回来了?」「这个?我先进去换件衣服先!这衣服怎么赴宴啊!」高达有些尴尬,他身上衣物上可有不少张墨桐的落红与玉液的污渍,虽然有掩盖,但身上还是有些气味所在,与黄佑隆只怕会被发现,他只得推托一句回房换衣。

    一回到客房,熟悉的锋烟味扑鼻而来,彩衣正对着铜镜发呆,她一看到高达进来喜欢望外,「公子,你回来了啦,你不是去参加赵府宴会,怎么这快回来了?」高达一边从包袱里拿出衣服换上,一边回道:「我这一身脏衣服怎么也得先换了,再去参加宴会吧。

    」「也是,现在天气这么热,公子远行一天,估计也是一身汗臭味了。

    」彩衣连忙上前来帮着高达更衣,忽然奇道:「公子,你动武了,你怎么可以动武呢?你伤还没有全好,如果动武过甚,会引发药力过激反应,致人兴奋头晕的,『回气金丹』是平和缓慢吸收才有最大效用的。

    」「哦,原来先前是我引动旧伤啊。

    」高达恍然大悟,算是明白早前为何会头晕了,然后又身体兴奋之极忍不住在马上侵犯了张墨桐,原来是金丹药力作怪,并不是自己有什么怪嗜好,总算能为了先前荒唐行为找到借口,同进他也觉得奇怪:「彩衣,你会武功?你怎知我动武了?」彩衣脸色一慌,随即回复正常:「公子,彩衣以前常伴在黄公子身上,对武功和医学方面的书籍也有所耳闻,自然认得了。

    您得赶紧服下最后一颗丹药,固本陪元才行。

    对了,林少侠没有将丹药给您吗?他怎么让你一个人从赵府回来,他也得陪着,万一公子在路上晕过去怎办?」彩衣一连串的问题,使得高达大吃一惊:「什么?师弟已经去赵府了?」「怎么了?刚才赵府派人说你叫林少侠到赵府赴宴,林少侠那时正好与黄公子,朱姑娘一起前来找你商量大事。

    我忧心公子没有能按时服药,林少侠只好带着丹药先行赵府,说什么很快就回来。

    」彩衣帮高达系好腰带,俯身就要去捡起高达脱掉的衣服。

    「混账,竟然慢了一步,看来这个赵薇算准我不会让师弟赴宴,所以趁着她先早一步回来,假我之名把师弟骗过去,好心机!」高达心中暗恨,自己还小看赵薇了,现在也只能快点赴宴把林师弟看好,免得他难抵赵薇的诱惑。

    整理一翻衣物后,高达便勿勿出了客房,发现黄佑隆与那名女子依然坐在客栈内,连忙上前打招呼:「对不起,刚才一身臭汗,恐污两位耳目,还望包涵!」记住黄佑隆与连那女子连忙起身回礼,那女子轻轻一笑,脸上充满的赞同之色:「高少侠,也是一位喜洁之人,个人仪表卫生往往象征一个人性格行为,这个值得赞赏!」「敢问姑娘芳名!」高达打量了一下此女子,年纪有二十六岁左右,身高仅仅比八尺之身的高达矮半个头,是高达所见过的女子中最高的,双腿修长,蜂腰轻盈婀娜,体态曲线优美,皮肤细腻白嫩,白中还透着粉红,鹅蛋型的脸庞、柳叶似的细眉,樱桃小口,鼻若悬胆,只看一眼就会让人怦然心动,更还有她那洁白得犹如透明似的雪肌玉肤,娇嫩得就象蓓蕾初绽时的花瓣一样细腻润滑,浑身上下英气逼人!那女子客套地说道:「芳名不敢当,我叫『朱竹清』!乃天山派弟子。

    」高达大吃一惊,心情竟尔异常之激动:「啊!朱竹清?难不成是八年前名震江湖的『玉罗刹』朱竹清?」眼前此女子可是儿时曾经憧憬的女侠,此女据说是一名孤儿,师承天山派,以十七之龄出道江湖,仅仅只凭个人的一身武功,却也闯出了名堂,在江渐一带领导群侠组团抗击倭寇,配合朝庭剿灭大批倭寇屡立奇功。

    为人脾气刁钻蛮横,面对恶徒时动辄含笑毙人,削人手指如斩草絮,其喜怒无常更是令人捉摸不定,因为而江湖上称她为『玉罗刹』。

    最让江湖人对她津津如道的是,她在一次剿倭行动中看上了武当派的文远征少侠,竟然在庆功宴上当着天下群侠面让当时剿倭将军作媒向其提亲,一时间震惊武林,群侠们谈起她都是个个竖起大拇指,称其为大侠。

    然而她的这一段感情即是她一生无奈的开始。

    她与文远征虽然私定下婚事,可文远征出官宦世家,其父是朝中重臣,对这朱女侠这种家世一穷二白的平民女子自是看不上。

    同时武当派与天山派之间也有些过往旧节,其师门也不同意这段婚事,偏偏文征远生性懦弱,敢爱不敢娶,于是两人一直拖了八年,结果是文征远妾纳了好几个,儿子生了一大堆,朱竹清反倒是孤身一人,浪迹江湖,四海为家!高达当年在师门之中,曾闻多次听闻听师叔伯们提及江湖事,其中听得最多便是『玉罗刹』的事迹,五师叔水月真人每每说到『玉罗刹』,她都为此女子的命途堪叵而悲,对文远征的鄙视,并向她座下的一众师妹们告戒远离文远征这种男人,同时也向高达等一辈男弟子严警,切莫做文远征这种男人。

    那时年少高达便被这位美丽大姐姐事迹所感染,非常仰慕她,在心中刻画出这位美丽大姐姐的模样,甚至还在一段时间内产生过一种朦胧的爱意,只是后来长到十六岁时,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其他师弟们那样硬起来,他患了男人的难言之隐:不举!在极烈的自卑感中,渐渐就淡忘了这一段朦胧感情,或许他对朱竹清并不是爱情,而是一种同情吧。

    当下见到多年仰慕的女侠,而且比自己想像中还要美上一截,用倾国倾城形容也不为过,一时间有些激动得不知说什么。

    黄佑隆见高达一脸傻笑地望着朱竹清,忍不住轻咳几声:「咳咳,高兄,该回下神了。

    不然,朱女侠可要给你好看了。

    」记住「哦哦!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高达回过神来,看得朱竹清脸上有一些不悦,连忙道歉:「朱女侠,可是我年少时崇拜的偶像,当年朱女侠以一介女子身带领群侠抗击倭寇,这等英雄事迹可是一直师门经传不衰的,我们一众师兄弟无不以朱女侠为榜样啊!」「高少侠,过赞!小女子,可当不起女侠一词,这些年来都已经很久没过问江湖之事。

    」朱竹清也在江湖上走动了快十年,早就将当初青涩与冲劲磨得圆滑无比,再加上与文远征婚事的拆磨,已经使她再无当初刁钻蛮横,一心只盼着自己若是循规蹈矩,或许文家就不会反对这门亲事吧。

    若非如此像高达这种失态,放在以前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

    三人客套了一翻,店小二此时端上来荼水,高达亲自为两人倒上,先喝为敬,朱竹清玉眼瞟了茶杯边缘的污渍,脸上生出一丝不悦,并非没有下喝,而是从自身怀中拿出一个干净结亮小杯,重新为自己倒了一杯再饮。

    黄佑隆见状连忙让店小二换一个干净的杯子,「都忘了朱女侠喜爱干净,这客栈的卫生真是不干净,还请朱女侠见谅。

    」「没事,我们就长话短说吧!」朱竹清将话题转向高达,向其说明此次来意,原来朱竹清也是在外地听闻开封城有采花恶贼横行,便自行前来开封城抓拿,早间被熟人引领加入『灭花联盟』希望其出任首领,只是她已没心争这个名头,便让首领一位落在林动身上,在日间林动的任职大会上,他言及自己俩兄弟多次对上丁剑,甚至还差点将其抓住,其大师兄也多次丁剑交过手。

    年少时曾多次组团领导群侠倭的朱竹清,深知己知彼,方百战百胜,自己等人对丁剑的了解,仅仅限于久远的江湖传闻而已,所以她在向林动询问所知,又提意来找高达询问,行事风风火火的她立刻就动身前来,不想刚好碰到了赵府派人上门假传高达之名叫走了林动。

    因黄佑隆的关系,再加上自己与赵府中人素不相知,朱竹清就在客栈里干等起来,幸好没等一会,高达便回来。

    高达也听完来意后,看了下时间,深知时间也不早了,自己得赶快去赵府赴约,以免师弟再被赵薇所诱惑,于是他长话短说,将自己所知所了解的事全部说出来,当然也隐去自己和丁剑一起奸染凌清竹与李茉一事。

    朱竹清听完后,沉思一翻:「如此说来,高少侠也怀疑此事不是丁剑所为?」高达奇道:「难道朱女侠,也认为不是他们干的?」在开封城内奸杀几名大户女子案件,高达敢肯定有几件不是丁剑所为,因为那晚他和丁剑一起奸淫着李茉呢,可是黄佑隆也说了,也有可能是丁剑的同伙所为,所以他也拿不定主意。

    「嗯,『惜花双奇』虽说在江湖上采花,毁人贞节,可大家曾听过那位女侠,那位女子被他们所奸淫了?从头到尾大家都没见过任何一个受害者出来指责他们,可能是她们怕自己名声受损。

    也有传言他们对女性异常之爱惜,只是求欢,从不害人。

    无论是哪种说法,也侧面说明了,『惜花双奇』行事非常低调,这一次却是大张其鼓重江湖,还一改以往风格,奸杀女子,我想很有可能是有心人士嫁娲之举。

    」「你是说有其他人假他们之名作恶?」高达心下一震,听完朱清竹的分析,头头是道,再想起与丁剑相处的时间虽短,可他却多次断言自己不杀女子,不作恶,只为传承教义,不由信了几分。

    「很难说,总之有这个可能,毕竟当年『惜花双奇』被黑白两道追杀,在黄河渡口跳下滚滚河水中消失江湖,也保不准他们心生怨恨,做出过激报复之事来。

    」黄佑隆也跟说道:「没错,一切都有可能之事,但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还是先得抓住丁剑才能理清楚。

    」记住「嗯!没错,一切还是先以抓住丁剑为主。

    高少侠,小女子告辞了,日间我们商定派人夜守开封城,小女子乃是第一批巡夜者,真是唠扰了。

    」「啊!没事的,守卫开封城老百姓,是侠义之士的本分,待明日过后,我也与师弟一起加入巡夜行列中。

    」高达起身相送,直至对方两人消失在夜色之中,他心中一阵激动,想起日后能与偶像共事,真是一件让人开心之事。

    朱竹清与黄佑隆走出一路后,她确认高达已经相离甚远,缓缓地低声说道:「黄公子,你有没有发现高少侠身上,似乎有一股似有若无且熟悉的味道,这股像似是一种锋烟,我曾在案发现场闻到过?很淡,很淡,常人难以察觉!」黄佑隆神色一震,不可置信:「朱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朱竹清高深莫测地说道:「没有意思!」…………当高达再次来到赵府时,已是二更天时份。

    这次两位门房,再无前日霸道与横蛮,一看到高达的来临,急忙上前热情招代,又是牵马,又是带路,将高达领进赵府后院最大最豪华的楼阁前,远远就从里面传来琴音歌乐之声,一个待女将大门打开,恭敬站立在旁:「高少侠,小姐已经在里面备好酒菜等候多时,高少侠往这边,请!」「嗯……」高达微微应了一声,大步走进楼阁里,只见厅堂内左右各摆着一列小桌子,上面摆满了美酒佳肴,川中四英,林动,花染衣,赵墨桐等人分坐在两边,而赵薇则坐中间主人首位之上,而厅堂正中央则是两名身穿宫装长得一模一样的绝色双胞少女,一个在抚琴,一个在吹萧为众人奏助兴,她俩的淡雅宜人,姿色出众,即使在宴席上有花染衣,赵墨桐,赵薇此等绝色谱上的美女,她俩仍能散出光彩。

    赵薇见到高达进来,高兴地说道:「高少侠,你怎么来迟到这么久,可把咱们的桐妹可等苦了,你这可是让她独守空闺啊!」张墨桐此时已经换上一件杏黄色衣服,完全看不出半点问题,听闻赵薇又拿自己打趣,作贼心虚的她有点生气:「薇姐,不要拿我来打趣!」高达面对这个如男子一般豪爽的赵薇,真是拿是她没办法,她如果是男儿之身,那么他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可惜她是女儿身,还是黄佑隆的未婚妻,只得说道:「在客栈里被一些事担阁了,此事事关重大,在此我想与师弟立刻离开……」赵薇打断高达说道:「今晚是为了开封城除掉一害而庆功,是放心快乐的时间,不谈公事。

    你哪点事,还是留到明天再谈吧,请上座!」花染衣也说道:「是啊!高少侠你忧心的事,林少侠已经跟大家说了,大家也明白是关于近来开封城淫魔一事。

    没错,此事确实重大,皇帝不差饿兵,咱们都忙碌一天了,总该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她的话得到在场所有人认可,川中四英纷纷相劝。

    盛情难却,原想着借机带走林动的高达一阵无奈,再看到张墨桐一脸幽怨地望着自己,心中更是一软,两人刚刚偷食禁果,正是奸情热恋之际,他也舍不得离开这位美少女身边,而跑去抓一个肥猪淫贼,最后只得在张墨桐身边的首席客席盤腿坐下来。

    赵薇见到高达下席,手一扬:「上酒!上正菜!今晚大家不醉不归!」在外面待候多时的待女们,端着美酒、各式美食佳肴进来,很快将高达身前的小桌摆满。

    高达直看得口瞪目呆,端上来的全是山珍海味,熊掌,猴脑,龙肝凤液,甚至一些都只是书上见过其名的名菜,全都摆在面前,而且一人一桌,居然完全没有重复的,心下暗晾,这一顿得吃去多少钱啊。

    赵薇见到高达一脸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子,心中偷乐,大声说道:「今天准备不周,只有这些粗粮招待,我知道大家肯定难以下啃,但是时间有限嘛,过十多天我大婚时,再请各位吃一顿极品上等的。

    」「这也是粗粮,你们有钱人的世界,我真的不懂啊!」高达满头的黑线,他发现自己原以为有些了解赵薇,可现在却觉得自己还是不了解啊,她做出诸多好事,挥金如土地接济平民,或许并不是出自侠义之心,而是她根本不在乎钱吧。

    「大师兄,接着。

    」此时坐在对面与花染衣并列林动,向高达抛来一个盒子。

    高达伸手接过来打开一看,一阵药香扑鼻而来,里面正是黄佑隆相赠的点苍灵药『回气金丹』,林动对着他挤眉弄眼,还用手指了旁边的张墨桐,露出古怪的笑脸,高达明白他的意思;大师兄,彩衣的事我没还有跟嫂子说,你可不要擅自提哟。

    「臭小子,回去再教训你!」这样赤裸裸的『威胁』让高达气得不一处,他明白林动只是想自己不要在此地,责怪他未自己同意赴约,并没有其他的恶意,可这种被威胁的感觉真的很不爽,同时他也有隐隐有一种害怕,他害怕张墨桐是否真的能接受彩衣,现在两人有了夫妻之实后,高达发现自己无办法像先前那样,张墨桐不接受就退亲的做法,她们俩个,他都不想失去。

    记住想到这里,高达偷偷瞟了张墨桐一眼,发现对方也在偷看自己,两人视线一对,张墨桐脸红地转过头去,高达越看越爱,再想起先前两人在大道上奔马交次,她那放浪淫叫的模样,忍不住悄声挑逗道:「桐妹,你回来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不妥吧!」张墨桐顿时羞得脸红耳热,知道高达所指乃两人偷欢之事,这种事本来是闺房之乐,怎么在这么多前说呢,可心里却是有一种异味之感,脸上红潮如火,蚊声回道:「爹娘与赵叔叔在前厅招代从蜀中过来的丝绸商贩,没空理我。

    我一回房就收拾得很好,换了衣服,没有人发现!」她的羞样自然也被其他人发现,赵薇奇道:「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看把桐妹羞成这个样子?』高达有点尴尬,他没想到张墨桐的反应会这么大:「赵小姐,你管得有点宽了……」「是是是!这是你们两小口事的,咱们不应多问!」赵薇笑道:「来,干一杯,为今天咱们的大功臣高少侠干一杯!若不是今天咱们还不知道能不能这么轻易过了黄海华这一关,高少侠,你是我们大功臣,小女子先饮为敬。

    」「不敢当,不敢当!」高达客气几句后,盛情难即,只得也一杯干尽。

    酒一喝开,气氛也活跃起来,赵薇再呼了两名长得一模一样的绝色双胞胎少女进来,高达等人这才知道,她们与奏乐的那对双胞胎少女乃赵薇自幼一起长贴身丫环,分别是春夏秋冬四香,身怀各种才艺,能歌截舞,比起开封城内最大『风月阁』里面艺妓才女不逞多让,有好几次赵嘉仁会议贵宾,想让她们出来招呼客人,赵薇也不肯,今天让她们在众人面前表演,可见赵薇对大家的重视。

    看着美曼舞姿,听着绵绵之音,场上众人都有点莫名肮奋,美酒一杯又一杯地都下肚,即使是高达也不想将美酒排走,因为这次美酒实在太醇,太香,太美了。

    一喝多了,酒气也上来了,场上的男子也开始大胆起来,川中四英又开始吹起他们在四川武林上行走的威风史来,或者谈起当土的风土人情,甚至赵天痕还唱起当地歌谣来。

    他的五语不全,唱得异常之难听,可看到他一脸正经样子,大家都被他逗乐了。

    赵薇直接从首席上下来,走到赵天痕面前,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笑得见牙不见眼,:「别唱了,唱得也太难听了,还是听我唱几句给大家听!」「好啊!」「听到赵大小姐的金曲,真是我等三生有幸啊!」川中四英纷纷鼓燥,高达也有些奇怪,这个赵薇行事风风火火般,美虽美,但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歌善舞的主。

    「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一首李延年歌唱下来,曲调婉转动听,歌声优美,虽不是惊艳,却也是百里难得,众人纷纷鼓掌,赵薇竟自就在赵天痕身边坐下来,与他喝酒,感激他白天挺身相护之情,赵天痕开心之极,拉着赵薇喝个不停,就不让她走了,其他三英见状,也不甘落后,也缠上来与赵薇敬酒。

    酒越喝越多,众人都有些放浪形骸,赵薇与川中四英斗起酒起来,各种斗酒吆喝声响耳不绝,大家的动作也开始有些放肆,「薇姐你注意影响,注意影响!这还有人看着呢!」,看到赵薇搂着赵天痕的脖子,强行给其灌酒的时候,张墨桐终于忍不住面红耳赤的嚷嚷了起来。

    「桐妹子,你这就不懂了,大家喝得高兴,不要说这种扫兴的话。

    」这个时候赵薇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是直接坐赵天痕大腿根上,一双秀腿朝天踢起,两腿踢动间,雪白小腿暴露在众人眼前,坐在她正面的高达,甚至可以看见里面那条薄如蝉衣里裤。

    记住「嗯……」高达一阵脸红耳赤,急忙转脸一边去。

    赵薇见状脸上充满怪笑,一手甩开酒杯,直接拿着桌子上酒壶,一手勾着赵天痕的脖子,直接向他嘴里灌进去,后者发出阵阵怪叫声,却不敢反抗她。

    张墨桐也看到赵薇裙内的春光,再看到高达的羞状,心中怒气直升,对方居然在勾引自己的男人了:「薇姐,适可而止了!」赵薇的脸也是红扑扑的,好像喝醉了似的,听到张墨桐的抗议她才放开赵天痕,回头冲她鬼魅的一笑,「呵呵,怕什么!桐妹子是不是也想喝酒,姐姐也来喂你一口吧!」,说着,她就从赵天痕怀中跳下来,脚下奇步,竟无人看得清,她是如何一下子出现在张墨桐身边的,只见她轻轻摄了一口美酒,不等张墨桐反应过来,竟然俯下身一下吻住了张墨桐,不由分说的就把嘴里的酒硬喂给了她。

    「哇哦!」这大胆香艳的举动在场众人看得目瞪口呆,花染衣则是轻尝一口美酒,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高达本是想出手阻止的,可是看到两个大美女居然在自己面前亲起嘴来,心中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一时间竟忘了出手,而那边川中四英与林动则神色各异,前者眼中色欲弥漫,后者心中酸溜溜的。

    「薇姐,我恨死你了,咳咳!」张墨桐被女子强吻也是首次,第一反应也呆住了,可是烈酒入喉失神的她一下子被呛住了,脸上通红通红的,推开赵薇骂了起来,又羞又怒,直接跳起来追打赵薇。

    而赵薇身怀『风魔玄衣』的独门身法,身法奇妙难言,个中诀窍均是从卦象易理演化,张墨桐对易经一窍不通,根本是抓不住的对方,甚至还被对方怪异的步法带得身形尽失,一下子撞入花染衣的怀里去。

    花染衣受了无妄之灾,也是乐了:「桐妹,你这样不是办法,来姐姐教你几招,保你能捉住她的。

    」于是,张墨桐受到花染衣指点,果然能跟得上赵薇诡异的身法,有几次差点就捉走对方了,看着两位绝色美女在戏弄。

    高达心里一阵兴奋,然而这一阵兴奋出事了,小腹丹田之处顿时生起一股莫燥热,真气无端急涌全身八方,使得大脑更是一阵刺疼异常,意识竟尔开始模糊不清,心下大惊,难道是药力发作了?想起先前彩衣所说自己动用真气过烈,使得『回气金丹』挥发过快之事,并且叮嘱自己要吃完最后金丹方可,连忙从身上掏出金丹来一口服下,再难抵扛睡意一头扎在桌子。

    然而,众人的视线都被赵薇和张墨桐嘻戏吸引着,根本没有人发现高达的异状,即使偶尔看到了也只以为他醉了,睡着了。

    不知过多久,高达的意识渐渐回来,隐隐发现有什么东西在抓住自己的手,劲力很大,他缓缓睁开眼睛,强行忍住如潮水的困意看过去,只见张墨桐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鸟坐在自己旁边,小手死死地捉住自己。

    高达睡意全失,担心地说道:「桐妹,你怎么了?我睡了多久?」张墨桐蚊声说道:「高大哥,你睡了有一段时间了,你怎么就喝醉了?」「发生什么事啊?」高达甚是奇怪,可张墨桐并没有说,他只转向其他人相问,但是看入眼内的一切却是把他吓了一大跳。

    淫乱,只有这个词可以形容,对面的赵薇赤裸着上身正坐在赵天痕的怀里,上身挡住了赵天痕的脸和动作,但是可以看见她的玉首用力向后仰着,嘴里还肆无忌惮的发出阵阵满足的低吟。

    粉红的衣裙已经被撩起了腰间,白嫩滑弹的臀肉在上下起伏着,一根硕大粗壮的肉棒时隐时现,上面沾满一层层泡沫,一股浓烈性爱气味在空气发酵,而也在此时,川中四英中的李解冻走到他们两人跟着,他下身完全赤裸的,上衣下摆处满是玉液污渍,胯间一根巨棒矗立着,其雄伟仅仅比高达的小一号上,上面满是泡沫状的玉液,在灯火闪着亮光,只见它在赵薇面前摇晃,赵薇娇吟一声,张开樱唇将其含住,而此时春夏两香的奏乐,也由先前喜庆变得催情诱惑之声。

    高达惊得嘴巴也无法合拢,艰难地转开,发现林动与花染衣两人不见踪影。

    钱念冰与孙齐岳两人,分别在赵薇各一则,抱秋冬两香两位丫环,浑身赤祼地交缠在一起,他们各自硕大粗壮的肉棒分别在两个粉嫩的小穴出出入入,带出一片又一片的春潮,美女的呻吟与娇喘声在缠绵的奏乐中,更显销魂夺魂,惹人发狂。

    高达简直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切,刚才玩的时候虽是有些过火,江湖儿女豪爽一点也说得过去,他也能接受。

    但是他从来想像过这么豪放,当着其他人的面就这么旁若无人地进行欢爱,传言中赵薇生性放荡,白日宣淫一事果真不假。

    看着这火辣的一幕,高达只觉得自己从面颊到脖子到耳根都像是发烧了一般滚烫滚烫的,嘴里口干舌燥,心里不安分的砰砰乱跳。

    此时,张墨桐又摇了他的手:「高大哥,咱们走吧,这里太羞人了。

    」高达看到她满脸娇羞的样子,再者他内心中也有一股火似在烧,点点了头也不管林动的事,带着张墨桐快步离开这个地方。




推荐阅读:淫梦恶沼(高H、繁简)【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快穿】高潮不断老师很温柔(h)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之名器尤物(高H简繁)【快穿】榨干男配(H)【快穿】陷入H游戏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